2017年8月19日 星期六

今年八月,遇见你们

这个八月对我来说是特别的,从来没有想过的事情,居然都发生了。我弟这个月去了英国当交换生,顺便游学去了荷兰、意大利、法国等七个国家走走看看,而我虽然呆在马来西亚,却还是经历了一些预料之外的事情。

记得小学毕业骊歌奏起,毕业的那一天我没哭,也不觉得有多么伤感,反正就是觉得文德甲太小了,我们只是少见面了,还是会相遇的,可能同一所中学还是一起补习之类的。结果却并非那么的如我所愿,我渐渐和他们走散了,和我关系比较好的去了吉隆坡升学,然后还有一些和我不同中学,同中学的却不同班,命运就是会捉弄人。

然后这个八月我重新遇上了两个人。

一个是小学之后基本上就完全没有碰过的人,遇到他的时候心里挺悸动的,他的声音都变了身高也增加了,那个时候真的觉得岁月如歌,一首歌几分钟就唱完了,我们那么多年没见面回想过去还是觉得那是几分钟前的事。

另一个就是瘫痪吧,他躺在床上什么感觉也没有就靠着喝牛奶养命也不能吃东西,我不敢和他靠太近我怕自己会哭。我发现我真的什么都不能为他做,以前他没带红色圆珠笔去上课就喜欢直接把手放进我笔盒拿,现在他的状况不是说我肯就帮上忙的。见过他以后就会有一种无助的感觉。

接下来就是这个月吧,意外地收到电邮,有个来自槟城的男生找我写文章。他第一封电邮是问我怎么算的,我反而问他怎么知道我电邮,毕竟我没有在从事这样的生意? 他说是某某某推荐的时候我吓了一跳,之后就决定帮他写了。

我好久好久都没利用文字赚钱了,我从来没想过现在还有人会因为我的文字而欣赏我。事情完成以后,没料到他还说把我的电邮地址给了某人因为那个人也在找人写文章,我的天啊!!! 我无法想象这个八月可以收获那么多,真的超级感激的,我想我永远都会记得2017年的八月。

遇到旧朋友 碰到新机会
原来老天爷一直都没有忘记我
真的很谢谢。









2017年8月13日 星期日

你还记得吗




有一些感觉 应该在当下就记录的
可是我却选择逃避了 没有立刻就写下

因为我在等待 等我的心情被冲得淡一些
让心里的伤感再少一点

其实我可以什么都不写 
最后 我还是选择了 把它写下来
可能不知哪一天 我又会把那些文章一篇一篇地删除

部落格 对我来说 好像不是怀旧用的
因为有时候 重温着过去的生活 
不管是快乐的 难过的 我都不堪回首

因为我怕找不回从前那个快乐的自己
我也怕 看到之前难过的自己 还会心疼

原来记忆力可以那么脆弱
原来医学还不够昌明 

上个星期六 八月五号 
还记得去年的八月六号 同样是星期六
我见了认识很久首次见面的网友 是两姐弟
而今年的八月的第一个星期六
我去探望了一个超过四年没见的朋友

我总说 我和这个朋友的关系特殊
大概是因为小学传过绯闻
中学他转校过来 还是和我传绯闻
可是你知道吗 我连他手机号码都没有
我们在街上碰面 会对对方吐舌头 
我们不同班以后 在学校碰面 会擦肩而过 装作不认识
我们都倔强地撇清关系 

以前看电视剧 听过植物人 、瘫痪这种词汇
却从来没想过 身边会有个这样的朋友
上个星期刚好播放的港剧 有个女生瘫痪了
那个女生虽然躺在床上 
但是男友问她问题 
她还是可以睁眼、闭眼回应他

上个月我妈买的杂志 也有提到一个有工作的瘫痪女生
坐在轮椅上 不能走动 就躺在床上 用手打字赚钱


只可惜 他的瘫痪不一样 出问题的是脑袋
他不能说话 眼睛睁得很大 眼珠子都不能转动
他甚至失去了感觉 别人说什么他不懂 
就算有人去探望他 他也丝毫没有反应
他不能吃东西 只能喝水  

老实说 我其实没有勇气去探望他
我很想把回忆停格 
一直记住他健康的 说话嚣张的样子

就算进到他的房间 我也不敢靠得太近
不是嫌弃 而是没有勇气 

过了一个星期了 
而他也瘫痪了四年零七天
很刚巧的 他妈告诉我
八月五号就是他的出事纪念日

原来被忘记的感觉是这样
原来喜欢损你的人不再损你是这样

有的人病重的时候 很多回忆都会涌上来
会想到很多很多 会突然明白谁值得珍惜
会突然之间想念很多人 

可是他呢 他还会想念吗
他还记得身边的人吗 
他知道那个每天照顾他的人 
他应该叫他妈妈吗


嗯 不懂该怎么接着写下去了
送上一句 我在浴室的灵感吧
可能你不懂我在写什么 
我也觉得怪怪的 
可是又觉得它其实是有意思的

我喜欢你 就像在唱一首歌
唱得多好听 却始终没有勇气登上舞台 

呵呵 对 我也是那种喜欢在浴室唱歌的人
有没有人和我一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