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13日 星期日

你还记得吗




有一些感觉 应该在当下就记录的
可是我却选择逃避了 没有立刻就写下

因为我在等待 等我的心情被冲得淡一些
让心里的伤感再少一点

其实我可以什么都不写 
最后 我还是选择了 把它写下来
可能不知哪一天 我又会把那些文章一篇一篇地删除

部落格 对我来说 好像不是怀旧用的
因为有时候 重温着过去的生活 
不管是快乐的 难过的 我都不堪回首

因为我怕找不回从前那个快乐的自己
我也怕 看到之前难过的自己 还会心疼

原来记忆力可以那么脆弱
原来医学还不够昌明 

上个星期六 八月五号 
还记得去年的八月六号 同样是星期六
我见了认识很久首次见面的网友 是两姐弟
而今年的八月的第一个星期六
我去探望了一个超过四年没见的朋友

我总说 我和这个朋友的关系特殊
大概是因为小学传过绯闻
中学他转校过来 还是和我传绯闻
可是你知道吗 我连他手机号码都没有
我们在街上碰面 会对对方吐舌头 
我们不同班以后 在学校碰面 会擦肩而过 装作不认识
我们都倔强地撇清关系 

以前看电视剧 听过植物人 、瘫痪这种词汇
却从来没想过 身边会有个这样的朋友
上个星期刚好播放的港剧 有个女生瘫痪了
那个女生虽然躺在床上 
但是男友问她问题 
她还是可以睁眼、闭眼回应他

上个月我妈买的杂志 也有提到一个有工作的瘫痪女生
坐在轮椅上 不能走动 就躺在床上 用手打字赚钱


只可惜 他的瘫痪不一样 出问题的是脑袋
他不能说话 眼睛睁得很大 眼珠子都不能转动
他甚至失去了感觉 别人说什么他不懂 
就算有人去探望他 他也丝毫没有反应
他不能吃东西 只能喝水  

老实说 我其实没有勇气去探望他
我很想把回忆停格 
一直记住他健康的 说话嚣张的样子

就算进到他的房间 我也不敢靠得太近
不是嫌弃 而是没有勇气 

过了一个星期了 
而他也瘫痪了四年零七天
很刚巧的 他妈告诉我
八月五号就是他的出事纪念日

原来被忘记的感觉是这样
原来喜欢损你的人不再损你是这样

有的人病重的时候 很多回忆都会涌上来
会想到很多很多 会突然明白谁值得珍惜
会突然之间想念很多人 

可是他呢 他还会想念吗
他还记得身边的人吗 
他知道那个每天照顾他的人 
他应该叫他妈妈吗


嗯 不懂该怎么接着写下去了
送上一句 我在浴室的灵感吧
可能你不懂我在写什么 
我也觉得怪怪的 
可是又觉得它其实是有意思的

我喜欢你 就像在唱一首歌
唱得多好听 却始终没有勇气登上舞台 

呵呵 对 我也是那种喜欢在浴室唱歌的人
有没有人和我一样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